會員交流

一條撬動了20億產業經濟的魚究竟有多牛?

  • 來源:錢江晚報
  • 訪問數:239
  • 時間:2018/11/6
  35份調研報告背后,是政協委員對鄉村振興的高度關注,是來自田間地頭的民間期待——
  
  一條魚,如何攪活“鄉村振興”這汪春水
  
  記者 詹程開 藍震
  
  做一條浙江的魚,幸福嗎?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我們恐怕永遠無法知道答案。但圍繞著一條魚,卻像一面鏡子,折射出浙江實踐“鄉村振興”的成果百態。
  
  在兩天的省政協十二屆四次常委會議中,我們聽到了很多來自基層的聲音,聽到了很多來自一線的故事,這是政協委員們走入田間地頭帶回的民間期待,同時也是政協委員對“鄉村振興”建言背后的內在動因。
  
  比如對于一條魚,委員們就對其背后的社會生態,有著多角度的關注與建議——
  
  “博士漁夫”回鄉 除了鄉愁更有藍海
  
  在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專題講座暨2018“浙江政協·崇學講壇”上,主講人省政協副主席孫景淼給大家分享了一個“博士漁夫”的故事。
  
  前幾年,深知父輩養魚艱辛的“漁二代”沈杰,“跳出農門”多年后,帶著先進的物聯網理念,回到了家鄉湖州,一手創辦起浙江慶漁堂農業科技有限公司。
  
  沈杰是國內物聯網領域的專家。但回到家鄉,沈杰成了一名“博士漁夫”,搭建起了匯集養殖戶、飼料廠商、銷售檔口、金融機構等相關各方的“智慧水產服務”物聯網平臺。
  
  魚塘邊的表箱連著遠在城鎮的監控中心,水溫、含氧量等信息通過App及時發送到漁民手機上。真正做到了“兩人通宵,漁民千人睡覺”,減少了漁民深夜巡邏的強度,還把魚浮頭的死亡率降到零,降低電耗、提升產能。物聯網不僅顛覆了傳統漁民積累了數十年的“養魚經”,也滲透到了傳統漁業的全產業鏈。
  
  這是一個讓人擊節叫好的故事,實際上,沈杰只是一個剪影——浙江省農業科技貢獻率達到62%以上,高出全國6個百分點。僅今年上半年,全省就培訓農民18.37萬人次。
  
  在鄉村振興的藍圖中,為農業插上科技的翅膀,是濃墨重彩的一筆。
  
  省政協常委、農業和農村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吳鴻一直在關注科技下鄉,他覺得,必須要健全科技下鄉長效機制。
  
  今年9月,吳鴻和調研人員一起去了杭州市富陽區進行調研。20多個調研對象,全部來自基層一線,有推廣站的農技人員,種植大戶,還有來自企業和鄉鎮的技術方面的負責人。
  
  “我們希望聽到最真實的聲音,我對他們有要求的,每個人來了都要發言,而且要挑問題說。”吳鴻覺得,通過一次次調研,他深深感到,基層對農業技術的需求是非常迫切和旺盛的。
  
  吳鴻舉了一個例子,在一次產業化技術培訓中,有一位來自嵊州的農民,學習了“毛竹覆蓋”技術。這位農民回去后就按照要求進行種植,結果銷量非常好,長出的筍又大又嫩,產品被一搶而空,“這就是科技的力量,后來,他們很多村民都紛紛前來學技術了。”
  
  吳鴻認為,科技下鄉,歸根到底需要依靠人才,他提出的建議中,有一點就是要健全人才激勵機制,對科技推廣技術人員的職稱評聘,要注重工作實績為主,體現“論文寫在大地上”的績效導向。
  
  省政協常委會議的協商發言,同樣重視人才在鄉村振興中的力量,提出支持人才“上山下鄉”,研究制定打造鄉村振興人才隊伍的意見,支持返鄉農民工、農技人員、高校畢業生、退役軍人和新鄉賢等各類人才到農業農村創業創新。加大高層次創新型人才、緊缺急需人才引進力度,吸引一批具有國際視野的海內外農業科技和產業帶頭人、科研團隊來浙發展現代農村經濟。
  
  一條撬動了20億產業經濟的魚 究竟有多牛
  
  千島湖的魚,不僅跳上尋常百姓的餐桌,還跳進了中央黨校的課堂,并作為教學案例在中央黨校廳局級干部進修班開講。
  
  這條千島湖魚為何這么牛?一個數據可見一斑:這條魚撬動的產業經濟已超20億元——千島湖有機魚大有文章,養魚捕魚、生產罐頭魚、食材供應,皆成產業。而魚拓畫更是直接讓魚變成了文化產品。一條千島湖的魚,成為串起產業融合發展的線索,而當這條魚奔向更遠的海洋,還有更多的可能或將發生。
  
  省政協常委、舟山市政協副主席謝永和通過調研認為,發展休閑海釣產業,可以有效增加傳統漁場的多功能產出,提高綜合效益,開辟漁民增收的新空間,也將成為深化漁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促進藍色經濟發展的新引擎。
  
  謝永和提出,培育休閑海釣新業態,可以有效促進漁村產業新發展。在他提出的建議中,包括通過創新模式,開發建設海釣主題公園,按照國家A級景區標準打造綜合性景區,打造全國休閑海釣發展浙江樣板。
  
  一條魚的三產融合以及背后的魚文化的繼承發展,讓我們看到了鄉村振興中還有無限的潛力可以挖掘。
  
  政協委員也提出了要大力推進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的建議。把觀光農業、創意農業、休閑農業、鄉村旅游、農事體驗、文化創意結合起來,因地制宜建設農旅文綜合體,破解設施用地難問題。制定農產品精深加工業扶持政策,支持農產品加工龍頭企業上市。深化“三位一體”農合聯改革,打造現代農業服務體系。
  
  好水養好魚 振興鄉村要做足“水文章”
  
  要想做一條幸福的魚,當然繞不開水的話題。
  
  “鄉村要振興,首當其沖的是生態環境要優,河道要干凈,這是底色。”和水打了30多年交道的省政協委員、省環保廳副廳長王以淼,這次牽頭的調研報告——《保障河流生態流量,促進“大花園”建設》,關心的還是水問題。
  
  8年前,王以淼在走訪調研中發現,農村地區小水電站無序建設造成了下游斷流、河流湖泊化問題嚴重,保障河湖生態流量迫在眉睫。
  
  “毋庸置疑,小水電站在鄉村經濟發展過程中發揮過重要作用,隨著小水電站快速發展,一些地方出現無序發展現象,造成的直接后果是河流斷流。”王以淼認為,河流斷流對整個水生態系統的破壞是很可怕的。
  
  而無序的小水電站建設,還埋下了另一重隱患——河流湖泊化現象。“河流在流動過程中,達到0.2米/秒以上不會發生藍藻現象,但一旦河流被截流之后,就變成了湖,兩者的環境要求完全不一樣。”王以淼說,最近幾年藍藻現象頻發,與小水電站在開發和使用過程中忽視生態流量不無關系。
  
  為此,王以淼和同組委員建議,要科學調蓄河湖生態流量,優化水資源配置,出臺保障河湖生態流量指導意見。加強小水電管理,對農村水電站實行標準化改造、差別化退出、信息化監管、多元化激勵,對早期建設、未設置生態流量泄放設施的小水電站實施“改造、限制、退出”。
  
  如何做好水文章的話題,在16日的分會場現場討論中也異常激烈。省政協常委、省水利廳治水辦主任朱法君從前面發言的委員手中接過話筒,有話要說。
  
  “做好鄉村振興,就要協調好人口、資源與環境三者之間的關系。”朱法君說,調研中他發現,像烏鎮、宏村等這些遺留下來的知名古村落,都有一個鮮明的特征——沿河而建,因河而興。為此,他建議在鄉村振興中,一定要把水文章做深做透,充分挖掘江南水鄉優勢,盤活水資源。
  
  工作在治水一線的他,也格外關注農村污水治理工作。“這幾年浙江在這方面已經探索出了很多好的做法和經驗,但在完善和落實農村生活污水治理長效管理機制上還要做功課。”
  
  和朱法君一樣,會上不少委員認為在鄉村振興過程中,不能忽視農村污水處理工作。
  
  委員們還就如何完善和落實農村生活污水治理長效管理機制提出建議,比如要加強處理設施標準化運維服務能力建設,推進集鎮污水處理設施提標改造,特別是加強污水收集管網建設和提高污水處理廠負荷率,推動實現污水管網全覆蓋、雨污全分流、處理能力相配套。

 

[關閉窗口] [打印本頁]

搭建政企橋梁
香港赛马会排位表资料